金英网导航金英导航 收藏本站设为主页 金英网在线投稿匿名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金英网>> 南安文学>> 散文随笔>>正文内容

忆念(四章)


作者:陈志泽 来源:海丝商报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8日
 

老屋里的家

老屋不见了,当年它趴着的那一块地,压着高楼。当年的家陷落到岁月的深渊里。

乡村医生的父亲戴着听诊器,躬着背的身姿,挤满家里候诊的满脸沧桑的乡亲们,不见了。

飞针走线的母亲不时从眼镜上方看我是不是专心读书的眼神,不见了。

兄弟姐妹,嫂嫂、姐夫,很齐全的一家人,热气在低矮的瓦屋里回荡,紧挨着老屋的老龙眼俯身的殷殷抚慰,也不见了。

父亲落在掌心的鸡毛掸,每次都是三下,那火辣辣的严厉,寒夜里母亲压得低低的咳嗽声还是压不住的艰辛……也不见了,不见了。

老屋的一砖一瓦和发生过的一切,都化入泥土。

而一切留下的影子却愈是清晰。

海碗

果然有海的气度。盛上满满的饭菜,还真是礁石峥嵘、风帆耸立、波涛起伏。

筋脉凸起的茧手托起一个大海,津津有味地大口大口地嚼,脚步叩响大地。人称“海碗”的特大、粗糙的陶碗,在空中随意游走。

唇齿一回回亲吻着劳动者自己的创造与收成,谈笑风生配着饭,难怪食量忒大。

这是为农家、渔家干体力活的壮汉量身定做的,这是专供粗犷、豪爽、简单品格的爷们使用的。多大的胃口多大的碗。酱色的釉与笑脸相映照,粗茶淡饭也吃得痛快。

只有出大力、流大汗的汉子才能尝得出平淡生活的滋味。

红粬酒

凭着大队文书开给的条子,我兴高采烈买来的红粬,凝聚着太阳的亮色、彩霞的红艳。

吸取星月的晶莹,乡村水井里的水闪闪发亮,梯田上产出的白花花的糯米,拌进一家人期盼的目光,让它们在瓮子里沉入梦乡,直到香气溢出……

一碗碗红粬酒渗透妻的月子,一杯杯红粬酒滋补家的红润。

后来,后来,只在睡梦中啜饮这热烈纯美的人间琼浆——进了城,还是那样的配料,还是那样的技艺,却再也无法延续那称心如意的酿了。

土地已不是那一块土地,不一样的水,不一样的空气。

一把杆秤

孩提时常见兜售物品的小商小贩找到家门口,叫唤声声,媚笑连连。

操持家务的母亲停下手中的活儿,走出。

讨价还价之后成交。母亲不忘走到门后拿出一把杆秤,说了声“我称称看”,卖者便急忙又添了不少……

神了。我朝这杆秤直滴溜。

这一杆秤何时渐渐无用了。渐渐地老了。锐利的时光割裂了秤盘,乌樟木的秤杆落满了岁月的风尘,十六两制的星点已被时空的烟雾迷蒙。

没想到如今又有自由买卖来到家门口。经验告诉我,失去监督的买卖很难公平,我家那一杆秤又复出了,门后的铁钩悬挂着它的默默地坚守。




点击数不显视: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