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英网导航金英导航 收藏本站设为主页 金英网在线投稿匿名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金英网>> 南安文学>> 散文随笔>>正文内容

石上远行


作者:姚雅丽 来源:海丝商报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8日
 

我们像一群散学归来的顽童,在岱峰山天造地设的石壁上滑行!我丢开身外之物,光着脚丫,张开双臂,呼啸着,在石上飞行!我那么轻,那么轻,简直如一支羽毛。隐隐约约中,石壁上方,荡出一抹微笑,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它仿佛是我寻觅了许久的一股力量,熟悉得像从我的灵魂里飞出来的,我不可遏止地向它飞去,飞去,飞向石壁之顶!

这石壁,是岱峰山的神来之笔,乃天地有意而为之。石壁约呈60°的倾斜角,是天然的壁画,又是角度最佳的观景台。适于俯瞰、仰视,也适于调整最佳的速度滑翔。石头是天地的造化,也是天地的知己,它守口如瓶,任凭海雨天风,任凭世事如烟,也一味地沉默着,沉默得充满智慧。它深信:所有最好的相遇都不惧时光。“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石头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坚定地守候,哪怕地老天荒。所以它不动不摇,素心如莲。浮光掠影,云开雾霁,它终于迎来菩萨踩一朵莲花驾临于此弘法布道,也等得有缘众生跋山涉水而来,于此修禅礼佛,共证菩提,同修无量功德。从此,岱峰有禅意,泉南成佛国。石头果然是最有情的,从不辜负神明与人间。

岱峰山的这一堵石壁,从沧海桑田中走来,带着山的思考,海的记忆,宇宙的叹息。它要走过多少时光,集结多少因子,凝聚多少力量,承受多少疼痛,才能锻造成石,点化成佛?它糅杂的色彩,是电光石火,神秘图腾;它纵横的纹理,是伤痕结痂,相思成疾。石的坚韧、细腻、内敛、丰富使它可以超越浮华,可以把天地玄机嵌入其里,可以把不可撼动的使命融入筋骨。

石头怀揣宏愿,携着“正法久住,广度众生”的使命,从无限的广袤中走来。多少时光孕育,多少风吹雨袭,它终于从睡梦中醒来,从深深的海洋里探出头来,渐渐地高出地表。头顶的天空明朗高远,云呈瑞象。不远处的海幽蓝深邃,无数谜底潜藏其中。时空交错中,佛陀冉冉而至。他从兰毗尼园的无忧树下抬起头来,目光洞穿了世间的一切迷障,慈悲的愿力穿越了红尘万千阻挠。他要抵达尘世的每一个角落,去洒下甘霖,安抚苍生。他脚踩莲花,千万里走来。他神圣的慈光,化作岱峰山的石上三道异光,引渡迷航。

我一次次站在弥陀、观音、势至三尊石佛前,合十膜拜。石佛也看着我,像看着一个迷途归来的孩子。每一次的目光相遇,都是生生世世的彼此呼唤,都令我心扉颤动,心潮涌动,难以抑制的泪湿双颊。仿佛我的悲欢,我的凋零,我的重生,都是佛前的一朵花,可以在与佛的神秘感应中,肆意绽放。

走出自在佛殿,仍有慈悲的目光,送我步入红尘。我身上顿时平添了一股不可名状的勇气,这勇气让我踌躇满志,似乎不能拘泥于眼下的人生格局。走更远的路不在话下,挑更重的担子也绰绰有余。是石头给了我力量,还是菩萨在昭示?曾经,我们不知道要如何安顿自己,也不清楚生命从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无止无休的难题纠缠着我们。在焦虑、绝望和恐惧中,我们伤痕累累,孤立无援,只能把手伸向无垠的苍穹。幸而,有慈光引渡我们,有石佛点化我们,有无限远方引召我们。我摆脱虚妄,像一只轻盈的鸟,张开羽翼,飞翔!

我飞越万水千山,穿过高天流云,遭遇雪雨霜风。世相万千如朝花夕露,悲欢离合如梦幻泡影。斗转星移中,我折损了筋骨,褪换了翎毛,蓦然回首,我已不复是我。我飞了很久,无意停歇。我深知:永恒的远方是我的宿命。千里孤篷,倦鸟归巢。我收拢羽翼,减缓速度,在岱峰山的石壁上滑翔,驶向远方。

石头轻轻托起我,也缓缓放飞我。它知道:唯有放我远行,让我在天地间,像苦行僧一样,布衲芒鞋,去丈量世间疾苦,去体察一箪食,一瓢饮的不易,方可直面自己的困境,与命运握手言欢。

像一片落叶,我御风而行。我没有忘却石头的嘱托,从石上出发,去石上远行。我有时很孤独,像挑灯夜行的萤火虫,用一点微光照亮自己。有时也幸得三五知交结伴而行,在风雨来袭时互相取暖。我执意携着灵魂,或者灵魂执意携着我,一起出发。有时,我沉重得如同背负整个宇宙;有时,我轻盈得像一粒微尘。但无论如何,我在路上,以一种炽热而单纯的状态,飞过丛林、溪涧、峡谷、戈壁,栖息于或高或低,或大或小的石上。我总是寻觅着石头的影子,殷切地想和石头说话,和快乐的、忧伤的石头说话。当然,那些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石头已丧失了交谈的乐趣,它们不在我的视线范围内。

我在石上远行,听见各种声音。

石上愈合的伤口对我说:不要问受伤的原因。感谢伤害,让我结痂的伤口美得触目惊心。光滑可鉴的石头对我说:不要回避命运的重拳!没有千磨万击,哪来光亮如玉?而被踩于足下的沉默的石头,则更有坚不可摧的力量,它们坚韧地承受着,已具备了佛的坦然与包容,已把命运的艰难真实地呈现。和石头对话,无异于和哲人对话,和智者倾谈。石上刻字,楔入天地玄机。石上雕佛,说着天人合一。就算不着一字,不承一物,石头本身已是一首诗,一阙歌,已镌满深刻的哲理。

我行走着,问候过许多石头,甚至云岗石窟、麦积山石窟的千尊菩萨也没拒绝我的打扰。如此这般,能在三生石上无忧行,能在佛前听梵唱,哪怕半生惆怅,也无怨艾。




点击数不显视: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