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英网导航金英导航 收藏本站设为主页 金英网在线投稿匿名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金英网>> 南安文学>> 散文随笔>>正文内容

一碗溢鸭汤


作者:陈加福 来源:海丝商报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3日
 

 

人物简介

陈加福生于1985年,南安东田人。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南安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治士篇兼赠国安兄》入围2015年度中华文学奖,并入选《2015中华文学作品年鉴》(诗歌卷),多篇作品发表在《原创南安》《泉州晚报》《中国现代文学》《诗文画生活》等。

 

又到秋冬进补的季节,让我想起了家乡的食补美味——溢鸭汤。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山水有一方风情。在我的家乡,记忆中几乎每户人家都养鸭,至今不变。因此,鸭肉成了家乡人滋补养生的首选,也成了制作各种美味的主要食材。小时候,经常看邻家大叔放鸭子,漫山遍野,河道岸旁,正白鸭,番鸭,菜鸭……各个品种都有,早晨放出去,傍晚赶回来,好不壮观。家乡特色美食盐鸭、姜母鸭、酸笋老鸭汤以及最受推崇的滋补汤品溢鸭汤都取材于此。

小时候,家中四季都养鸭,父母兄弟外出干活,饲养员的担子就落到了我肩上。那时的我经常和鸭子打交道,给鸭子喂食、喂水,打扫鸭舍,捡鸭蛋,这些活儿对我来说再寻常不过了。鸭子养过半年之后,到了过节的时候,父亲便要跟我们宣布吃鸭肉的好消息。每逢这个时候,我都能因此多吃大半碗饭,那种感觉真是美得妙不可言。

这一碗溢鸭汤里都是珍贵的回忆。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农忙的时节刚过,父亲有时间料理家务。这个季节鸭子吃稻谷米粮,长得很肥,父亲惦记着正在长个儿的我们,准备做溢鸭汤给我们进补。于是架起一口大铁锅,筛进沙子,生了火烧起锅来。鸭子预先一顿不喂食,挑选一只肥壮活跃的正白鸭,用来做溢鸭汤的主要食材。孩子平时经常跌撞摔打,有些伤痛瘀肿是不足为奇的事儿。父亲提前早有准备,事先找卖药材的先生买了些三七粉,等到鸭肉切好溢汤的时候,将三七粉放入陶锅的锅底,再将鸭肉装入锅中,不加水,不加其他佐料,盖上锅盖,加大火烹煮。估摸两三个小时过后,改小火慢炖,这时候鸭肉的汤汁正汩汩沥出,再过半小时,溢鸭汤基本上完成了。待冷却后,取一个大碗,将溢鸭汤从陶锅中盛出,趁热抓些盐巴撒上,一碗纯正的滋补溢鸭汤便做好了。然而汤甚是油腻,直接喝下去不免过于生猛,这时候需要一碗岩葱卤面配溢鸭汤。东田芹山山脉延绵起伏,在海拔三四百米的黄巢山,背阴的岩石边生长着一种奇特的植物,约一尺高,叶子像葱,叶片比蒜窄,比韭菜宽,不怕虫咬,郁郁葱葱,这便是岩葱。岩葱能防治高血压,对血液循环也非常有好处,岩葱卤面成了家乡人爱吃的美食。邻居的亲家是黄巢山的村民,经常会送些岩葱过来,我们家也因此沾了光,可以吃到香气浓郁的岩葱卤面。一碗岩葱卤面配溢鸭汤下肚,整个农忙季节的疲惫便随之忘却,油然而生的满足感真实地传达了品尝溢鸭汤的幸福。伸一个懒腰,舒展一下筋骨,我似乎听见竹子拔节的声音。

多少年过去了,如今,父亲退休回到家中,身体不似以前那般健硕了,身影也不似以前那般高大了。岁月沧桑爬上了父亲的脸颊,苦累辛劳布满了父亲的大手,费心劳神钻进了父亲的双眼,大半生的光阴给了这个家,大半生的爱给了我们一家人。老了的时候,也不多言,乐得安享清福,并不奢求什么回报。

也许,我该做的,不是去叨扰他老人家,而是在适当的时候,熬一锅鸭肉,回馈给父亲一碗地道的溢鸭汤。这便是溢鸭汤的全部内涵。




点击数不显视: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