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英网导航金英导航 收藏本站设为主页 金英网在线投稿匿名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金英网>> 南安文学>> 杂文论文>>正文内容

闽南语话——水


作者:王邦尧 来源:南安商报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12日
 

在公交车上看到几个女孩子,清秀出尘,温柔典雅,心里不禁感叹着漂亮。按照闽南话的说法,应该叫水,这些查某真水,或者,直接叫她们水查某。查某是女子,水则是漂亮,是与普通话的水大相径庭的形容词。普通话里的水,是价值与美感遭到贬值的称谓,如“水货”“水帖”或者“灌水”。闽南语则不一样,它赋予了水字最美的含义,用以形容一切美好漂亮的东西。

可以联想到老子所说的“上善若水”,凡一切善,一切美,都该如水一样,利而不争、谦下有容、柔德胜刚。当它的内在特征被衍化,水成了善的最佳比拟,那么,又为什么不能用来形容美。比如,当一汪清泉汩汩从泉罅流出,水流莹洁清澈的时候,水有多么的清灵之美;当地下深泉,同样汩汩流出,注满一口新井,映照蔚蓝天际的时候,水有多么的深静之美;又,当一股山泉,淙淙流出山涧,于石涧荒郊穿行徐走的时候,水有多么的灵动之美;还有江河奔流时水的蓬勃之美;瀑布银河直下,流珠泄玉时水的晶莹之美;水滴石穿的坚韧之美,都足以怡情悦性。那么,用水来形容美,就没什么不可以了,尤其用来说女性之美,像水一样灵动、清润、莹洁、碧秀。由此还想到曹雪芹说的“女儿是水做的骨”,有水的美灵魂。水令人清凉忘俗,如贾宝玉在女儿堆里毫无火气,浑然忘世一样。水的东西亦如是,如水查某、水的花、水的画、水的风景、水的人情。如蔡琴在《六月茉莉》里深情地唱:“六月茉莉真正水,郎君生得真古锥。”多少年过去了,她依然念念不忘,当年六月的茉莉开得多么美,青春的年华多么水。

如果要再进一步来形容美,就加上个拟声词,成“水当当”,像普通话里“水灵灵”一样。但“水当当”所表示出来的对美的赞赏与惊叹,绝对超过了水灵灵所能表达的内蕴,因为它用了一个声音如此响亮的后缀,像某人在啧啧惊叹,像美化作了金石之声,撞击着心灵的壁垒;又好像美足以振聋发聩,当当地警示世人。我曾看到好多店铺,皆用了“水当当”作为店名,念着的时候,觉得像敲着一面锣,当当地发出声响,吸引人的注意。

水既是如同善,如同美,那么人的内心便也如水,或如泉,或如井,或如江河与瀑布,有各种形质的美,而维持水的洁净与活力,就是生命所必须做的事了。水是一种美好的年华,是最纯粹的物事,是对某一境界的赞叹与向往,是一直想要抵达,却遥遥难至的风景。忽然想起小时候,与家人一起回老家时,必须要走一段长长的山路,路过村落人家时,有玩耍的小孩见着城镇里来的查某,纷纷拍手叫:水查某,水查某。我紧张又故作镇定地保持平静,用虚荣的眼角余光,瞥见了暮色时的村落,村上缭绕的炊烟,路旁堆叠着的稻草,拍手欢叫的小孩,还有暮色时黛兰的青山,像蔡琴回忆六月开满茉莉的小镇,最当年轻得美妙年华,有一种欢喜与惆怅,有水水的洁净,像泉眼无声,惜细流。




点击数不显视: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推荐新闻
金英图片
热门新闻
闽南影视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