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英网导航金英导航 收藏本站设为主页 金英网在线投稿匿名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金英网>> 热点时事>> 国内>>正文内容

哈尔滨杀警越狱三疑犯的逃亡之路


来源:新浪网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0日
 

9月8日上午,黑龙江延寿县,天色阴沉,雨滴零星。黑龙江武警总队第二支队的战士小张,拿起手中的月饼轻轻咬了一口。

在这个不平静的中秋节,他跟战友们每个人分到了5块象征团圆的月饼。对于这群20岁左右的小伙子来说,这个节日他们只能在村里度过。

延寿县公安局看守所杀警越狱案发生150小时后,50岁的高玉伦依然没有落网。此时,小张和战友们正守在延寿县虎圈山山下,等待着县公安局和武警总队下达合围的指令。根据最新消息,最后一名在逃的越狱疑犯高玉伦,很可能就藏身在山里。

山上林木茂密,山脚下成片的玉米地郁郁葱葱,蔓延开与远处接壤成一片,从外面根本望不到玉米地里的任何动静,村民说人藏在里面,外面根本发现不了。

月饼很甜,小张喝了口水,疲惫和微笑同时挂在了他的脸上。山上的果子、玉米和土豆已经熟了,他听说高玉伦30岁前常去山上采蘑菇、打猎,“能在山上待几天都不下来”。

小张不知道这次抓捕会持续多久,他甚至没有看过高玉伦三人越狱的视频。但他很想知道,高玉伦是如何从监舍溜进了眼前雾霭弥漫的大山中。

杀警越狱

黑龙江逃犯逃跑线路示意图

9月的延寿县,天亮得早。凌晨4点多,被雾气笼罩的延寿县看守所内已是一片通亮。

4时19分,越狱三人中唯一的死刑犯高玉伦,在看守所管教民警段宝仁的注视下,带着手铐和脚镣走出了监舍。

今年50岁的高玉伦,身材高大,有一张标准的国字脸,是延河镇万宝村人。2013年12月4日,他酒后杀死同村发小李德月,被判死刑。

在看守所的通道里,高玉伦神情坦然,边走边和段宝仁有所交流。进入值班室前,他扭头看了下敞开门的监舍。

段宝仁比高玉伦大9岁,还有一年便退休。他曾在延寿县城北派出所做过所长,直到最近才转至延寿县看守所担任管教,算是“退居二线”。

曾在案发看守任职的一位民警对《法制晚报》记者透露,在延寿县看守所,民警和犯人并非界限分明。在平时,犯人可以委托民警购买香烟、食物,民警会从中提取一些“回扣”。时间长了,犯人和民警便很容易建立起交情。事后,警方人士曾分析说,段宝仁之所以会在凌晨提审高玉伦,很可能是因为高玉伦提出要打电话。

也许,正是这样的交情让段宝仁放松了警惕。他把高玉伦带进值班室后,既没有锁紧监舍大门,也没有发现李海伟和王大民在几十秒后悄悄溜出监舍。

央视公布的视频记录下了三人杀警越狱的全过程。

4点29分,值班室内,高玉伦小心地绕到了段宝仁的身后,举起了左手,迅速伸出胳膊将段宝仁的脖子紧紧勒住。几乎就在同时,李海伟和王大民同时冲进了值班室。

和急于用手阻止住段宝仁呼喊的王大民不同,李海伟并没有做出任何动作。29岁的他,是三人中年龄最小的。当高玉伦和王大民对段宝仁施暴时,李海伟消失在了镜头里,十几秒后,他看了看没有打开的监视器。

4点33分,段宝仁停止了挣扎。高玉伦在办公桌抽屉找到了钥匙,打开自己脚上的械具,戴在了躺在地上的段宝仁身上。

4点39分,王大民换上了一套深蓝色警用春秋常服,脚上穿了皮鞋,走向看守所大门。

延寿县看守所尚未建成AB门,打开这道门就意味着离越狱成功只剩一步之遥,因为看守所的大门两旁无人站岗。

4点40分,王大民试图打开看守所的铁栅栏大门。在确定拨开开关后,李海伟和高玉伦回到值班室,各自也换了一套警服。5分钟后,王大民、高玉伦和李海伟先后从看守所大门走出,用时53秒。李海伟走出门后,转身将看守所大门关上。

三人的逃离非常顺利。在这26分钟发生的一切,没有被看守所的任何人发现。当他们走出看守所大门时,被设在看守所哨岗上的士兵看到,并被大声询问其去向:站住!干啥的?

他们没有理会哨兵的询问,听到哨兵的鸣枪警告后,加快步伐向看守所西北方向奔去。很快,三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晨雾中。

“重获自由”

栅栏下方的空隙,是三逃犯的逃亡路线第一步

“重获自由”的最后一道屏障,是一道栅栏。

延寿县看守所的北边,是一片看守所自己种植的玉米地,玉米地周围有高达2米的铁栅栏和木头栅栏。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三人从看守所大门出来后,发现铁栅栏下方有一道很大的空隙,很快爬了过去。之后他们沿着水稻田的田沿,进入了一小块玉米地。

三个月的苞米,可以生吃。他们各自掰了一个,迅速闯过穿过这块苞米地,或许是饿极了,有一个人已经开始吞食,但只吃了一半,便扔掉了。紧接着,他们穿过一小块种了葱、茄子、西红柿,还有豆角的田园,来到了村民董长荣在这里搭建的房屋。

董长荣事发时不在屋内,他告诉新浪网,当晚自己因为要照顾生病的孙女回家了,就此躲过一劫。

也许是太过紧张,三人并未发现这间房屋其实没有上锁。他们从外面将窗户拉开,但并没有进入,也没有拿走屋内绳上的一些衣服。三人中的一人在这时吃完了一个苞米,将苞米芯扔在屋外不远处的玉米地旁。

随后,他们沿着董长荣修筑在玉米地里的大道,开始一路向西狂奔。这条路的尽头,是一条连接两个屯子之间的东西走向的乡间公路。路的左侧是黑山一队。

早上5点多钟,没有人发现他们从村子穿过。如果顺利的话,他们穿过这片绵延数公里的玉米地后,便可以进入延寿县境内的绵延数十公里的山林,那里并不容易发现。

对于这一幕,三人期待已久。李海伟落网后曾告诉警方,他跟王大民、高玉伦羁押在一个监舍,想出去的念头特别强烈,三人一拍即合。

三人一起跑了一段路程后,“大概有二三十分钟”,决定各自分开逃跑。分开前他们没有告诉彼此的去向,此后也再没相遇。



共3页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在1页

点击数不显视: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推荐新闻
金英图片
热门新闻
闽南影视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