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英网导航金英导航 收藏本站设为主页 金英网在线投稿匿名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金英网>> 南安乡镇>> 省新镇>> 人文历史>>正文内容

黄宗迎

作者:四轩 来源:南安历史人物传略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15日
 

 

    (1898-1984)生于南安省新一个书香门第。其父祖猷业商,母吴卖娘,诗口营园人。
 
    妻尤赖娘,南厅人,生有九男三女,侧室寥兰英,生有五男七女。
 
    宗迎出世,家境已是破落,宗迎八岁入私塾读书,十岁因家境贫而辍学,而上山砍柴、割草、爬山过岭、早出晚归。为谋生计,年仅十三,就开始挑重担到遥远的侨乡或市镇售卖。当时每担柴仅值贰角钱,换米带回家赡养母亲,家庭生活艰难困苦。穷则思变,宗迎十五岁时改业为小贩,肩挑竹箩奔走四乡,时而贩卖杨梅桃李等生果,时而贩卖米粉、海味等杂货。他起早摸黑,受饥挨饿,夏日炎阳晒脱皮,冬天寒风冷彻骨。俗语说:客户入门生意好做,肩挑出门生意难做。虽是刻苦耐劳,生活仍然难以改观。迫于生计,当时二位兄长,皆出门为木匠学徒。十六岁时,惊闻父亲在石码大病,立刻前往带回家乡治疗,无奈家贫,又因农村医药缺乏,病情日见沉重,其父终于逝世,年仅四十五岁。自是家境更为困难,母子三人,相依为命,度日如年,十八岁时,寄在五叔店内工作,困境自然打开。
 
    十九岁时,考虑到困守家园,贫苦交加,前程无望,诚非久计,故遂决心离乡背井,出洋谋生。即先向亲友借来旅费拾元,即动身由厦门乘轮船,远渡重洋。当时年虽十九,唯因幼小之时,劳动过度,营养不足,致发育不全,形同小童,故船主以为是小童,准买半票。岂料事与愿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隔二月后,他堂兄宗紫要往仰光,顺路来探望宗迎。兄弟情如手足,久别重逢,喜出望外,在长谈中,宗紫诉说家中一连串不幸事件。原来宗迎二哥宗呈于本年六月廿六日在厦门逝世,大哥宗祥亦于十二月初六日在家逝世,闻知噩耗,如同晴天霹雳。六个月中死去二位兄长,宗迎悲痛万分,又念家乡老母及妹妹,定然倍加伤心,老母又年逾古稀,叫何人关照,越想越难过,于是向已经订亲的张家提出解除婚约,理由为兄长先后去世,他须立即回家安慰母亲及妹妹。承张家好意,叫他先结婚,然后夫妻一同回国,携慈母及妹妹一同南来。宗迎婉言谢绝。因家庭不幸,忧心忡忡,在此情况下,那有心结婚。宗迎归心似箭,整装返国,拜见久别老母及妹妹,以尽孝悌之义,倘无遭此大变,那时他的发展,诚有大望。回家后不久,其母托媒介绍婚事,渠亦以母亲无人照料不可,遵承其意,竟于十二月间与尤氏结婚。自是慈母服侍有人,即无后顾之忧,乃决于越年五月重返南洋。一到太平埠,有位树胶厂主,要他做经理,薪水每月四十元。宗迎再三考虑,决定自谋发展,闯出条路来,便谢绝他们的好意,即时招朋友合股创立山芭店,每股贰百元,三人合股,资本六百元。业务顺利,做了四个月,获利六百元。至1825年,生意如日东升,发展神速,年获得一万二千多元。以后再与别人合股在太平市经营胶店。当时太平市内大胶商廿余家,他们资本雄厚,再,看宗迎从山芭来的,十分轻视便讽刺:“你们的一点资金,还不够我们买牛乳袋用。”当时,宗迎自觉学识浅薄,资本短小,只好忍气吞声,以勤补拙。到年底结账,得利四千元;第二年又获利二万五千元。想事业有成,须再扩充资本;建议再招新股,代理英人土库胶厂;本人愿任经理职务,月薪百元,得利抽奖金十巴仙,众人同意。开办后有盈余,斯时信昌土胶库所有股东人,计王、黄、桂三人,他们私人经营的生意失败,于是把所有股金和股息,尽行抽出,每人尚欠信昌四、五千元。年终开股东会议,指责三人错误。三人自知理亏,自愿退股,而所欠款项,亦难作取消。宗迎考虑后,再作发言:希望三人勇于纠正错误,今后保证不再侵入信昌款项,这样可铭退股。三人闻后,非常欢喜,春风满面,一致赞成他的建议。宗迎为人心怀宽阔,有度量,能惩前毖后,并希望友情长在。翌年,因其母思念故乡,为要陪她老人家回国,才结束信昌土库生意,三位股东扣还所欠款项,每人尚得利分红利二万五千元,诸股东皆大欢喜。
 
    1934年,黄宗迎陪同母亲、妻子回国,暂住厦门鼓浪屿龙头街启新印务局李硕果老先生之店内。当时带回叻币拾捌万元,此笔款项亦云大矣。当年,马来西亚树胶园每英亩价值仅五十元。所带款项分别存入厦门几间银行。他本想购置房屋,但看来都不合意,只好暂住龙头街,再作打算。这次回国,纯为了却母亲的思乡心愿,目的亦算达到。在厦门住了一年,1935年再返马来西亚太平。一九三七年回国复置业,先后在厦门水仙宫、鼓浪屿的龙头街、泉州市西南街买了大大小小,新的旧的共十三座房屋。泉州主要买座旧大厝四落两户厝九十九间及公园边空地一大片,内大厝两块,乃将四、二、六号内第二落拆掉,重新建筑洋楼,因工程巨大,未及完成,一九三八年乃再返太平。一九三九年复回国继续完成未建好之洋楼,不料刚建至第一层楼,日寇侵犯中国发生芦沟桥事变。战事剧烈,民不聊生,乡人出洋避难,不得已于一九四一陪同母亲回太平。一九四三年,日寇南进,各行各业暂停营业,胶商更无作为,于是转业做杂货商运输站生意。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战事结束,再经营树胶业,并交由儿侄管理,宗迎回国亲自督建泉州两层洋楼,圆满建成。一九四八年回太平,一九四九年陪母亲、妻子回泉州住洋楼,以赏他老人家多年心愿,儿子媳妇侍候左右,安居乐业,使她过着幸福的晚年。岂知国共谈判失败,国内爆发内战。为免受战争祸害,再和母亲、妻子南渡,为尽天伦之欢,再出来营商,幸得天不负好心人,生意顺利,得利丰厚,购置胶园店屋厝地。一九五六,宗迎参加“星马贸易考察团”,回国观光,并往日本旅行,达三个月之久。一九六二年,于福建省南安县保福乡,建造先父祖猷公陵园于畚箕土安山岭。土安陵园占地数百尺,倚山面水,峰峦起伏,树木苍蔚,东江浩瀚流水。晶莹如玉,数百里明媚风光,一览无余。陵园四周,万紫千红,鸟语花香。幽咽泉流,春风送爽,如置身于仙境,心旷神怡,快何如也。一九七五年五月十八日(农历丁已年四月初一),是为八秩大庆日子,儿孙由四面八方来为祝寿,计子孙一百多人。难得大家团聚,四代同堂,宗迎随即宣布退休,颐养天年。黄宗迎先生自十五岁奔波劳碌,驰骋于商场,至今八十四岁,其间工作六十五年,忙无间断。他曾言:自觉才疏学浅,深味唯克勤克俭,方能白手兴家,如今事业成功,儿孙满堂,自感心满意足。诸儿孙辈,勤恳俭谦,不敢稍怠,宗迎眼见事业蒸蒸日上,艰辛劳苦、实不负此生。来日如身体健壮,他尚思环游世界,以遂意愿。经过几十年奋斗,事业有成,拥有马来西亚太平坡信利有限公司(总行),大利银业有限公司,信粉实业有限公司,黄宗迎父子有限公司,信棕油有限公司,信食油有限公司。新加坡裕昌有限公司,吉隆坡南泰有限公司,槟城北海马来西亚电化学工业有限公司。
 
    事业既有小成,便协助乡里发展,以造福桑梓。宗迎曾捐资兴建保福岭茶园,借以增加农民收入;又兴建横贯小涧的幸建桥,免除乡民涉水之苦;设立碾米厂,方便农民就近碾米,不必爬山越岭到邻乡去碾米,既劳苦又费时;又于楼仔乡建筑水库,灌溉农田百多亩,以促进生产!又建楼仔仓库水井,以改善饮食卫生。眼看保福岭乡亲堂的住屋,百多年来未曾修理,皆破烂不堪,先后曾帮为修建翻新者共六座,计:顶厝、三落厝、中厝、祖祠大厝、外间厝、顶园厝及荔枝脚厝等,全部开费人民币八、九万元。俗语说:前人种树后人凉。为了栽培后一代,致力发展教育,先后创办南安第五中学、鹏山小学、保福幼儿园等,同时兴建雄伟的祖猷公纪念堂,以为学校礼堂用,造福后世。
 
    黄宗迎先生每忆儿时清贫如洗,饥寒交迫,欣喜事业成功,儿孙成行。最难得的,子有三人,即八子永同,十子永谦,十四子永佳,孙有四人,即章南、章伦、章星、章成等,都受过高等教育,获有新加坡、澳洲、新西兰、英国、台湾等处的大学毕业,并得有学士、硕士的学位,这确实值得人们的钦佩。



点击数不显视: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