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英网导航金英导航 收藏本站设为主页 金英网在线投稿匿名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金英网>> 南安文学>> 文史纪实>>正文内容

南安知青上山下乡长汀40周年小记


作者:黄荣周 来源:北京知青网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08日
 
        40年前,作为南安的知识青年,有幸去了富有光荣历史的长汀县,接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劳动教育,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在那里,他们学到劳动的技能和做人的道理。回到南安后,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他们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开拓创新,与时俱进,先后在自己的故乡寻找出发展的一方天地,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有的成为政府各级部门的领导,有的成为发展经济的领头雁,有的成为各行各业的技术能手和业务骨干……
 
        知青运动从狂飙突起到最后偃旗息鼓,延续了整整十年。今天,回望40年,岁月蹉跎,我们必须记住今天这一影响我们一生的日子。记住这一天,不是为了颂扬那场知青运动和那段与十年动乱同行而令人悲叹的历史,而是希望人们要记住在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历史人群——知青。知青是不可诋毁的一代。记住这一天,因为知青运动毕竟是是共和国的历史上难以翻过的一页,无论是青春无悔还是青春有悔,无论是成功者还是失意者,在每个知青的灵魂深处都隐藏着久久不能释怀的生命轨迹。记住这一天,不是为了倒退,更不是对知青运动的赞美和留恋,而是为了让生命的脚步继续前行,在纪念知青上山下乡四十周年的时候,我们即便已不再年轻,但我们还是要顽强地向人们去表达天下知青的声音,去传播知青的精神、知青的品格和知青的情操,更是为了让我们的后代记住这段历史,让悲剧不再重演。
 
 ----作者题记
 
    知青 “上山下乡”
 
        【上山下乡】1968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编者按语。在介绍甘肃省会宁县城镇的一些居民,包括一批知识青年到农村安家落户的事迹后,引述毛泽东的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那一天,毛主席的一声号令成为最高指示,一向以“毛主席挥手我前进”为神圣使命的大批城市知识青年下放到了农村劳动。之前已成星星之火的上山下乡运动,顿成燎原之势。随即在全国各地掀起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新高潮。以1968年当年在校的初中和高中生(1966、1967、1968年三届学生,后来被称为“老三届”)为主的一批15~20多岁的初高中生,或以巨大的革命激情,或出于无奈和盲目,与城市的亲人挥手告别,奔赴农村。文革中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总人数达到1600多万人,十分之一的城市人口来到了乡村。这是人类现代历史上罕见的从城市到乡村的人口大迁移。上山下乡的目的地很多,包括云南、贵州、湖南、内蒙古,黑龙江等地。政府指定“知识青年”劳动居住的地方,通常是边远地区或经济落后、条件较差的县。这一做法很快就成了既定政策。但同时,一些干部子女通过参军等方式避免了去上山下乡,或者到诸如北京郊区这样的地方落户。在当时,有一部分青年是“满怀热血”地投入到这场运动中,所谓“满怀豪情下农村”,“紧跟统帅毛主席,广阔天地炼忠心”。但更多城市青年是被政府强制离家、迁往农村的。与其在城市的生活相比较,知青们普遍感觉在农村生活很艰苦,他们在贫困的农村地区当然无法继续接受正常的知识教育,文化生活也几乎没有,他们和当地农民的关系也远非融洽。
 
       1968年12月,在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热潮中,南安县革命委员会强制全县居民较多的洪濑、溪美、官桥、诗山、码头、金淘、梅山等几个城镇的2692名知识青年和居民群众共计3760多名知青(包括下放人员),到山区插队落户,提出“消灭集镇”“消灭居民”的口号。洪濑公社工作组先把本镇各企事业单位成分较高的职工下放,强制他们举家上山下乡。对于当时的所谓“九种人”,更是强制搬迁,否则以“破坏上山下乡”论处,进行游街批斗,采用欺骗、胁迫、断薪、断粮、毁商、批斗、打人、抓人、判刑等手段,洪濑街道部分房子被拆,整理成空地、种菜。1969年3月3日,第一批知青下乡, 12月19日第二批全是居民,两批计1670人,分别到长汀的濯田、四都、童坊,馆前、古城等公社安家落户,没去长汀的居民,均回原籍或本县农村插队。全镇80 %以上居民上山下乡,仅极少数人留守。
 
      【回城】 
 
        进入20世纪70年代以后,开始允许知识青年以招工、考试、病退、顶职、独生子女、身边无人、工农兵学员等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名义逐步返回城市。到70年代后期,出现大规模的的抗争,知青们通过请愿、罢工、卧轨、甚至绝食等方式的抗争强烈要求回城,其中以在西双版纳的抗争最为出名。1978年10月,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会议决定停止上山下乡运动并妥善安置知青的回城和就业问题。1979年后,绝大部分知青陆续返回城市,也有部分人在农村结婚“落户”,永远地留在农村。有人因为害怕不被政府允许返回城市,所以即使和人同居并有了孩子也不登记结婚。至1973年多数知青倒流南安,到1980年,居民才全部回收,迁回户口,知青逐步被招收为干部、工人。
 
       【影响】 
 
        上山下乡虽然暂时缓解城镇的就业压力,毛泽东借此达到解散红卫兵组织的目的,但是几千万年轻人的青春被荒废,无数家庭被强行拆散,这场运动也造成各个层面的社会混乱。由于无数本应成为学者专家的年轻人莫名其妙地在乡间长期务农,20世纪80年代以后出现知识断代,学术研究后继乏人的现象。 
 
        上山下乡运动令无数中国城市青年接触了中国广大的农村地区,他们中的很多人在此之前从未去过农村,对农村的了解仅仅局限于课本的文字和政府的宣传。一些曾经积极参与过文革运动的城市年轻人经过在农村的艰苦生活后,意识到自己被人所欺骗利用,至此彻底放弃曾经坚信不疑的马列主义革命理想以至于一切理想,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后的道德失序可以在此找到部分根源。 
 
        一些曾经参加上山下乡运动的人后来经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作家,如史铁生、叶辛、梁晓声,张承志、张抗抗等,他们都曾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创作了知青文学。然而,更多的知青则永远失去受教育的机会,他们在20世纪90年代的下岗潮中更是首当其冲,经常被工作单位裁减而失业。 
 
        这场运动改写了一代人的命运。
 
        邓小平曾说:我们花了三百亿,买了三个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农民也不满意。
 


共3页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在1页

点击数不显视: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推荐新闻
金英图片
热门新闻
闽南影视
视频新闻